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
医院首页 医院介绍
新闻中心
医疗关注
科室导航
医师介绍
服务患者
党建专题
教学科研
护理天地
公益活动
专题专栏
学习培训
医护感悟 医院刊物
主题宣传
医院院训:敬畏生命、救死扶伤。医院宗旨:为百姓保健康、为职工谋福利。服务理念:有时去治愈、常常去帮助、总是去安慰。服务目标:最短的疗程、最少的痛苦、最小的损伤、最好的疗效。
推荐信息
·您当前的位置是:医师介绍 - 名医风采 - 终身教授
情暧万家---徐大毅
 
2012-5-28 11:56:49
来源:
作者:左绣花
图片作者:
访问量:5724

 

徐大毅1930年出生于山东济南。1954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山西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任住院医师。1957年参加九三学社,1961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历任助教、讲师(主治医师)、副教授。1979年为主任医师,教授。曾兼任山医一院副院长。1987年受命为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兼医学院副院长。1993年兼卫生厅党组副书记。1998年被推选为山西省政协副主席。2003年退休,国家人事部认定工作年限为49年。

1989年国家人事部批准为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,1991年山西省优秀青年专家。1991年享受国家特殊津贴,1995年省委授予优秀领导干部称号。

曾被推选为中国共产党十二大、十三大、十五大代表。1977年推选为山西省第五届人大代表。1990年被选为山西省医学会第七届会长。

曾被选为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一届、第二十二届理事会常务理事。1995年为中华医学会临床药物评价专家委员会委员。并为中华医学会消化学会第五届委员。

曾参与卫生行政工作13年,但未脱离医疗教学等工作。曾在山医一院受院领导委托,首先在山西组建了保健病房。

在全省首先开展了内镜(胃肠镜)检查。曾在石楼县农村医疗培养赤脚医生,发现我省放射源病等,参与假酒中毒等抢救多项。抢救迎泽公园踩踏死伤100余人事件。

曾主编《药物病》、《动、植、矿物及食物中毒》两册书藉,均于80年代出版。曾参加国内编写《消化系著作》分册,参加《中国医学百科全书(消化病学)》,均已出版。近年参编2003年出版的《现代肝脏病学》,由于宝恩主编,已出版。与消化科同道编写《消化道易误诊及疑难病症》一书,也已出版。

发表论文近百篇,许多文章被全国引用。曾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四次,三等奖多次。独立研制、并被国家批准为新药两种,其中SASP栓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已载入1995年中国药典。枳朴宽中胶囊已用于临床。

现仍受聘《临床肝病杂志》、《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》顾问。尚兼任省保健委员会委员等。

徐大毅教授原是省卫生厅党组副书记、副厅长,是一位走上领导岗位的知名专家,优秀的共产党员。几十年来,他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。用高超的医术,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,以良好的医德,在人民群众中树立了党员干部的高大形象。坚持科研,取得了不少医学成就。他满腔热情地为培养一批又一批中青年人才,建设优秀的医疗梯队,倾注了自己的心血。他清正廉洁、严于律己,胸有大局,发挥了一名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。当时,一位省领导曾为徐大毅教授亲笔提词“情暖万家”。

作为医生,他情系病人

1954年,徐大毅教授从山西医学院这座医学殿堂里走出来了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多少人感到腻烦的内科。他认为:“消化专业确实天天与大小便、呕吐物打交道,但此类病发病率高。能为大多数人服务,这是消化专业大夫的殊荣”。

一个郑重的抉择,换来的是一生无价的付出,漫漫40多年人生路,无论是当年做普通医生,还是成为誉满三晋的著名专家,进而升任为地厅级领导干部,他身份变了,地位变了,但作为白衣战士应尽的天职却始终没有变。

有一年11月的一个深夜,大雪弥漫着太原市,一辆黑色轿车急速驶进山西医学院宿舍,在徐大毅教授家前停了下来。

“叮铃……”来人十分不忍心地按响了徐大毅教授家的门铃。“XXX同志突然患病了,麻烦您去看看。”

“快走!”铃声就是命令。年已66岁的徐大毅教授十多年来,已经习惯了这急迫的半夜敲门声,他一边扣着衣扣,一边拎起老伴给他收拾好的出诊包就走。

第二天,太阳升起的时候,熬了一夜的徐大毅教授疲惫地回到家,他一边对老伴说:“病人的血压已经不行了,真急人哪!”一边又深一脚浅一脚地赶紧去给其它科室的大夫打电话组织会诊。咦,怎么没声了?老伴扭身一看,累不可支的他已和衣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老伴刚慑手慑脚为他盖上毛毯,他的眼晴倒睁开了:“我放心不下啊。”胡乱吃了些东西又驱车匆匆的走了。

已是次日晚上11点了,徐大毅教授才披着暮色面带憔悴回来。作为医生,他见惯了生生死死的场面,而此时,他仍难过不已:“唉,太晚了,太晚了”。他在为自己无力回天而自责。尽管医生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。

也许徐大毅教授从开始选择医生这个特殊的职业起,就毫无怨言地为自己选择了一种无法安定的生活。他家的门铃像是专门为患者准备的,几十年来他辗转搬过几次家,但病人求医的门铃声却从没有间断过。无论是在夜里,还是在假日,不管是在休息,还是正在吃饭,只要是病人找,徐大毅教授从来二话不说,放下饭碗,拿上包就走。就连年轻时,星期天与妻子相携去看电影,恰巧碰上病人找,他每回都是转身就跟上去,从不推辞。电影票不知作废了多少。

徐大毅教授经常给年青人讲“伞的故事”。激励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。他是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,毕业典礼会上,老师深切地对风华正茂的徐大毅和他的同学们说:我送给你们一个灯笼一把伞,希望你们将来无论是黑夜还是下雨,都要心中装着病人,都要随时为病人出诊。五十多年风雨人生,徐大毅正是铭记恩师教诲,不忘医生之责,打着这盏灯笼和撑着这把伞,哪里有病人,就毫不迟疑地奔向哪里,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山西的山山水水。

慕名而来按响徐大毅教授家门铃的有领导干部,有大款名流,但更多的还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。他们之所以毫无拘谨,不仅因为徐大毅教授本人有着精湛的医术,更因为他一贯对病人都是那样和蔼、那样耐心,纵使他们手中从未拿着身份牌和关系条之类时下流行的通行证。

在徐大毅教授的眼中,病人都是病痛缠身的人,只有病情不同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都应当像对待亲人那样对待他们。他说:“我作为医生,我的对象是患者,人得病是很痛苦的,对病人应该有人道主人,不管是领导,还是家庭妇女,凡是病人,痛苦是一样的,所以,都得同情,都要高度负责。”

这就是徐大毅教授的内心世界,这就是他为病人辛勤挥洒心血的精神源泉。

有一次,一位来自晋城的农民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徐大毅教授的家门前,敲门的刹那间,他的心咚咚打鼓:冒昧敲开的这扇门里,不是一位普通的医生,而是一位声名远播的大专家,是一位有一定职位的领导干部,人家会接待咱吗?可是住院的孩子发烧总是不退咋办?心急如焚的农民兄弟带着宁可碰了也别误了的心理慌乱叩门。不巧,徐大毅教授出差去了。一次不在,两次不在……一连跑了4趟都没见人。他有些灰心了,当徐大毅教授出差回来,在繁忙中得知后赶紧告诉老伴:“他若再来,就对他说放心吧,星期天我去给他看。”经过几次治疗,这位农民的孩子得救了。农民兄弟一家嗫嚅着,不知该怎样表达谢意……。看到这样的情景,人们不会忘记徐大毅教授多次告诫的话:“领导干部、名人、富人的身体固然重要,但普通病人更是普通人家的顶梁柱啊,怎么能眼睛只往上看,以权势地位论病人呢?怎么能拒绝病人呢?”

1992年初春的一天,一个求医的电话打到徐大毅教授家中:“我爱人高烧4天不退,第5天突然大出血,每天失血量达1000毫升,出现休克。他才30多岁呀,请徐大夫救救他吧!”面对这样生命垂危的病人,作为医生是有顾虑的。

“收下病人,先查病因。”徐大毅教授在浓重的责任感驱使下,毅然下了决心。他很清楚,推出去,等于把病人推给死神。

夜深了,徐大毅教授还在召集医生研究抢救方案,当医生们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肠镜传出的图像时,不由得惊讶、摇头。

这是一位重症的溃疡性结肠炎患者,治好的希望很渺茫,徐大毅教授却坚定地说:“只要有1%的希望,我们就要尽100%的努力。”他带领全科的同志全力以赴要打这场“硬仗”,一遍又一遍地为病人检查,一次又一次地会诊治疗。病人终于转危为安,如今已重新回到工作岗位。

当记者问及病人当时与病魔搏斗的情景时,这位同志讲:“当时我的思想压力很大,心里只想会不会转化为没有治好的可能。徐大夫耐心地跟我谈了很多,告诉我重要的是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疾病,乐观地对待疾病,积极配合治疗,治疗效果就好,并举了很多战胜疾病的例子。徐大夫就是这样认真、细致、体贴、耐心地解除病人的思想压力。我作为病人,一看到他查房,就觉得心里是一种安慰。”

徐大毅教授是母亲最疼爱的小儿子,随着母亲年事增高,身子骨日渐衰老,老人家执意要到这个小儿子家来安度晚年,似乎这样她更觉得踏实。孝顺的徐大毅教授把母亲从老家接来,但却很难经常守在老人身边。那是一个他永远难忘的日子,他象往常一样照常去出诊,临出门,母亲冲他慈祥的笑笑,他感到温暖,同时心头又飘过一种不祥。当他忙碌一天回到家已是晚上7点多了,这时母亲已不省人事,不到11点就匆匆离开了人世。有一次,他特意赶回老家山东济南,在老母的墓前献上一个花圈。也许,这对他那颗深怀愧疚而思念的心多少是一点安慰。徐大毅教授不仅仅属于母亲,更属于千千万万的患者,他把更多的爱奉献给了患者,奉献给了人民的健康事业,无论是在家里,还是在厅机关,只要有人上门求医,徐大毅教授总是客客气气地对来人说:“好,好,就来,就来”。

一位家庭贫寒的邻居,得了肺心病住院困难,在黑铁厂当工人的丈夫就等在徐大毅教授下班回来的路口上,请他去给妻子治病。徐教授经常未入家门,就先到邻居家看病人。邻居们说:“这比住院还好,天天专家查房”。在徐教授精心救治下,患者终于转危为安。为了表达感谢之情,这位当工人的丈夫,亲手用黑白铁做了一对水桶,硬是要送给徐大毅教授。

这些年来,徐大毅教授的职位高了,名气大了,但他和群众、患者之间的距离却越近了。时常有患者为看病闯进他的家,他都热情接待。他爱人说:“我的家就象医院,徐大毅在单位下了班,回家又上了班。”

遇到来自偏僻农村的病人来医院看病,有的找不到挂号处,徐大毅就耐心地为患者指点,有时干脆领着患者去挂号。

给不识字的老大爷、老大娘开药,徐大毅教授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说明药的用法、用量,怕他们忘记,还要在药盒或药袋上划三道,嘱咐:“一天吃三次,不要忘了”

厅里和医院领导考虑他的年龄大了,工作又那么繁忙,每周出半天专家门诊,查一次房就可以了。但他硬要求加了半天普通门诊。他说:“正因为我是一名领导干部和医学专家,才更应该率先垂范,走到百姓中去,为更多的患者服务。”

1992年大年初一,家人刚摆上火锅准备吃年饭,一位患者家属风风火火闯了进来,说爱人病重,徐大毅教授披上衣服就随人出去了。大年初二,女儿回娘家来,全家人高高兴兴准备吃顿团圆饭,那人又赶来了,说病人发高烧,害怕出事,徐大毅教授又放下碗筷,扭头跟人走了。

许多节假日,他都要接诊病人或外出会诊。徐大毅教授的老伴早已习惯了这一切,因为自从和徐老结婚后,他就是这样。

1968年,徐大毅教授因一场重病住进了他爱人工作的单位太原市中心医院。身为内科主任的老伴王秀兰大夫为徐大毅教授扎好液体就去上班了,中午12点,孩子送饭来,发现输液吊瓶还在那儿吊着,瓶里的液体还有一多半,但针头却已拨开挂在了输液架上,徐大毅教授不知那儿去了,王大夫和孩子望着吊瓶、冷饮、空床在病房里等到一点多,才见徐大毅摇摇晃晃地走回来了,王主任又心疼又生气,“你哪去了?”他用微弱的声音答道:“一个病人肚子疼得厉害,我怕有危险,我去看了看……”他想尽量显得平淡些,但话未说完就瘫在了床上……他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,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溶入了千百万患者的康复之中。为了患者,徐大毅教授多少次吃不上一顿囫囵饭,睡不上一个囫囵觉,带病工作,甚至不顾自己和亲人的安危拯救他人。

作为专家,他严谨治学

一位名人曾作过这样的比喻,人,好比田地里的谷穗,越是成熟饱满,他的头就越低,越伸向他脚下的大地。

年逾花甲的徐大毅教授,以他特有的睿智和勤奋,由一名普通的大夫成长为颇有名气的专家,他不仅用自己高超的医术,挽救了成千上万病人的生命,而且在学术领域中辛勤耕耘结出了丰硕的果实。他提出的肝硬化晚期易发生低钾碱中毒及治疗措施,以腹水多项实验指标综合判断鉴别良、恶性腹水,以及对胃癌发病部位的重新认识等等,都体现着这位专家对我国医学事业的杰出贡献。一些患下消化道疾病的患者,有服用柳氮磺胺吡啶片剂后,常伴有恶心、呕吐,治疗效果受到影响。为了解除病人服用药物的痛苦,徐大毅教授提出了改变药物剂型和用药途径的大胆设想。他和消化科的同志,花费了整整三年时间,潜心研究,终于获得成功。把柳氮磺胺吡啶口服片剂改为从肛门直接送入的栓剂。既方便了病人又减轻了痛苦,又增强了治疗效果。这种药经卫生厅审核批准,已在全国推广使用,并收入国家基本药物中。他研制的叶绿铜钠、通便康治疗便秘,SASP栓治疗溃疡性结肠炎,均被评为新药。另外研制了枳朴宽中胶囊治疗胃肠病,已被国家批准,并已临床应用。先后获得省级二等奖4项(其中一项是第二作者)、三等奖多项。

几十年来,他一直在拼搏追求能够征服病魔的利剑,不懈地努力探索,先后发表了80多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,主编出版了《药物病的诊断与治疗》、《动、植、矿物及食物中毒的诊断与治疗》等论著;参加编写了《中国医学百科全书》、《临床肝胆病学》等专著的部分章节。

年轻时代的徐大毅教授,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,几十年来,他总是在书的海洋里充实自己生命的活力,寻觅闪烁人类智慧的结晶。在他那平常而又简陋的居室里,最珍贵的是满满几匣子的读书卡和几柜子的书籍,那一张张卡片,融入了他几十年的心血。

1968年,当一切学术活动在刺耳的政治喧嚣声中销声匿迹的时候,徐大毅教授却躺在病床上偷偷地翻译一本外文书籍,他把一段段文字写在一张张包药的纸上,他这种带病拼搏的精神,不能不令他的妻子担心。

在徐大毅教授的衣兜里,经常揣着一个笔记本,这里记录着他对每个病人的服药、症状及其病历情况。病人一茬又一茬,而他的本子一个又一个,就是这些小笔记本,使徐大毅教授对每个重点患者的病情变化都了如指掌,也就是这些笔记本,使徐大毅教授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。

我们无需说明一个医生医术的精湛与平庸对病人意味着什么,我们只想交待这样一种事实;对于一些人来说,因为长期面对疾病的顽固与患者的痛苦,他们的情感变得平淡、麻木,而对徐大毅教授及更多的医务工作者来说,心灵的折磨常常激励着他们超越智慧的欲望。

一位来自晋东南的老年妇女,在当地医院诊断为胃溃疡。徐大毅教授在观察了一段后,怀疑是误诊。他重给患者进行了胃镜、肠镜检查,发现患者已患上了结肠癌。徐大毅教授在给病人认真地做了体检,并详细征求了外科大夫的意见后,多次给病人家属做工作,最后通过两次手术,使这位患者又延长了生命。

1992年10月,某地区一位姓张的农民家庭,全家四口人相继发病,其中两人很快死亡,两人送医院抢救,连家里的狗也突然死亡。有关方面认为,该地区发生了烈性传染病,忙向上级报告疫情。徐大毅教授询问病人什么症状?防疫站的同志说:“他们的症状大致都一样,表现为:腹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贫血、咽痛、皮肤有红斑、白细胞减少……。”徐大毅教授听后考虑了一下说:“根据症状,首先要考虑放射病。不象传染病。”防疫站的同志说:“可他们没有与放射性元素的接触史。”徐大毅教授说:“要仔细询问一下病史,调查一下周围的情况。”后经多方调查,并经鉴定,确定患者均接触了放射源。经北京人民医院也确诊其中一位患者是放射病,治疗后痊愈出院。徐大毅虽未见病人,但他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渊博的医学知识,做出了正确的诊断。

如今,徐大毅教授已成为大名鼎鼎的专家,但他一刻也没有停止学习、停止研究。他的同伴是这样讲的:“徐主任每天比我们忙得多,又是门诊看病,又是医疗保健,又是社会活动,可他却能及时了解最新的医学观点,掌握有关信息”。“徐主任善于把零碎时间抓住,住院时床头放着书,出差时身上装着书,就连会前会后的间隙也要看会儿书”。有人不解地问徐大毅教授,他每次都这样回答:“医生面对的是病人,不允许失误,只有不断地钻研医术,才能更好地为病人服务”。

这就是一位专家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。

作为导师,他甘为人梯

徐大毅教授常说:“人在宇宙中是很渺小的,人的一生总是要后浪推前浪,凭借自己个人的能力,是无法更好地为病人服务的。”

正是在这种科学态度的指导下,徐大毅教授几十年来一面不断地为自己“充电”,在医学的海洋中吮吸最新鲜、最有价值的知识营养,一面不断实施自己“人才梯队工程”,让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踩着自己的肩膀去攀登更高更新的医学高峰。

60年代,灾害无情,消化道疾病剧增,徐大毅教授挂帅组建了医疗梯队;

70年代,他建起了内镜检查室,在山西省首家开展了消化道纤维内窥镜的检查;

80年代,又相继建立了中心实验室和消化病理室;

90年代,他出国考察,背回的是大量的医学信息和资料;

在徐大毅教授的带领下,消化科终于成为一个技术过硬、作风过硬,在卫生界颇有声名的先进集体,他用心血铸就的消化“三室”和医疗梯队日趋走向成熟,并走向病人的心中。

1978年,科学的春天重返祖国大地,徐大毅教授按捺不住尘封心底多年的冲动,担任了先后14位医学硕士生的指导老师。

忙碌了一天的徐大毅教授,戴上老花镜,坐在他那简陋的写字台前,审阅研究生几万字的论文文稿,逐句地批改。

一位研究生出国,徐大毅教授为他写下了情深意浓的一首小诗:“你们先后都要启航,给我留下了诸多希望,愿学子们乘风破浪,来日前程锦绣辉煌,我虽花甲夕阳苍茫,只待东方朝露曙光。”

徐大毅教授带的研究生,先后有5位留学美国、瑞典、澳大利亚,有的回国后发表了大量的学术论文,现已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。

为了使年轻人都能成为一流的人才,徐大毅教授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大半生积累的宝贵经验传授给他们,他主动为研究生们选课题、找资料、买设备;并教育他们,作医生先要作好人,医德加医术,才算得上一个好医生;他每次查房,边查边给大夫们讲解,引经据典,一点一滴地为他们输入知识与经验。

和徐大毅教授一起工作的同志都感受到:徐大毅教授的知识特别广,而且新的知识特别多,徐大毅教授做的读书卡片近万张,他没有把这些作为自己的私有财产,而是全部献给了医学事业,传给了每一位和他一起工作的人。

几十年来,徐大毅教授在学生,在同志身上花了多少心血,谁也说不清楚。然而,有一点大家是清楚的,徐大毅教授甘作人梯育后人。他修改的学生论文不计其数,有些论文的真正作者已说不清是他还是学生,但他从不在这些论文上署名。许多由他选题指导下的科研成果和学术论文完成时,他却总是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别人之后。

徐大毅教授以自己的奉献,换得了一个崇高的赞誉——人梯导师。

 

|
|
|
|
|
站长统计
|
在线共享
|
|
法律说明
版权所有: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
地址:中国·山西省太原市解放南路85号 邮编:030001
电话:0351-4639114 传真:0351-4048624 邮箱:firsthossx@126.com
晋ICP备12003687号   晋卫网复审[2014]第0003号   技术支持:李江软件